冬天屋子里的水都结冰的茅草房

发布时间 2019-09-08 10:55:04 点击: 6 作者:

车离生我养我的小山村越近。

离开它30年了。

尽管大雪盖住了泥土,我依然闻到了久违的芬芳,车从我的家乡擦肩而过,只是那隔窗的一望,便有无尽的销一魂,我的呼吸越急促。回来的次数可数。知道今天下乡回来要路过我朝思暮想的小山村。我的双眼死死地盯着窗外。鼻子紧紧地贴在车。

哈气朦胧了整个玻璃;

只是石桥上没有人,

我便用手擦,一遍一遍地擦着;一次次地张望着,远远地我看到了在风雪中依然挺一立的小石桥,记得这座桥。是我每天上学的必经之路,承载着小村子的喜怒哀乐。这座桥。春夏秋冬;记得80年的7月,我就是戴着大红花,从这座桥上被送回。

我是这个小村子第一个考学出去的人。我看到了洗衣服的妇女都抬起了头,有的站了起来;她们的脸上分明写着羡慕。同时也流露出哀婉。对于那些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来说:有的仰着。

考上中专,

无疑是改变了自己一生的命运,又有哪一个家长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出息呢?我理解。尽管那么久没有回来!窗子上破旧的塑料布在风的吹动下发出的哗啦哗啦的声音;我依然一眼就看到了那间低矮破旧的草房,夏天就往屋里漏雨。冬天屋子里的水都结冰的茅。

地下的炉子里用盆扣着土豆,

最让我留恋的是冬天里的火炕,破旧的炕席上,围坐着我们兄妹五人。等着爸爸讲完了。

小手黑乎乎的。

那个背影怎么那样熟悉?

每人分了吃。土豆也熟了,嘴丫子也黑黑的,幸福的,淡淡的;但那种感觉,很少有人一体会得到,有时候,香极了,爸爸也给我们烧鸡蛋吃。邻家的栓住,看不到他。

不知道是不是还总流鼻涕,

上课的时候,

记得一次上学的路上,

说是他家树上刚熟的。

他答不上来。老师一提问。如果是到了嘴边实在一抽一不回去就用舌头一舔一在嘴里,为这事没少挨他一妈一的打;就一个劲地一抽一着鼻涕,他总是抄我的作业,也就默默地帮他,我可怜他!他气喘吁吁地追上我,递给我一个沙果,一妈一一妈一不让摘,他偷偷摘的。我很感动,他是一个人情味很浓的。

只是他的外表掩饰了他的纯真的内里,

小村子早已甩在身后,模糊地我已难再看清,我的脖子拧得很痛。我留恋你啊!家乡的土地,即便再贫瘠;我依旧向往,家乡的茅草屋,即便再寒冷,便有无尽的温暖涌进全身,坐在你的火炕上,即便两鬓。

也依旧喜欢,家乡的人;你让我有了无尽的思念,隔着窗户。我相信都始于你的脚下:路再长。即便匆匆的一瞥,也有无尽的销。

本文标签
用户名:
E-mail:
评价内容: